当前位置: 普洱茶 > 茶界名人 > 茶人故事 >

只知道熟茶大师邹炳良,不知道永德也有一个普洱茶工艺大师?

时间:2019-08-22 14:19来源:茶业复兴 作者:佚名浏览:
只知道熟茶大师邹炳良,不知道永德也有一个普洱茶工艺大师?
1998年夏天,杨新文又准备发酵一批熟茶
 
这个不大不小的消息着实让他的家人吃了一惊,毕竟当年的春天即将结束之际,一批9吨的晒青毛茶渥堆到第十五天时,翻堆的工人就闻到了浓烈的酸味,让杨新文“冷汗直冒”。
 
在杨新文分分秒秒积攒起来的人生时光里,1998年春天的那批熟,是他第一次失败。当然,如果把时间一直延伸到2018年8月26日杨新文荣获“普洱茶传承工艺大师”称号那天,1998年的挫折也是杨新文漫长的制茶生涯中,唯一的一次败北。
 
可惜没有人能在当下预测未来人生的起伏波澜。1998年的杨新文51岁,正如永德当地绝大部分制茶师傅一样,他吃住都在厂里,每年开春时,在清幽的茶香中嗅到一丝茶业即将蓬勃发展的气息。同时,初次感受到市场经济活力无穷的杨新文也知道,眼下这批熟茶要是还不成功,到了下一个茶季,茶,将再和他的生活无关。
 
永德普洱史前史
 
民国中期,湖南籍商人徐和贵等人在永德小勐统街开设贩卖茶叶的商号。春天,徐和贵将收到的青毛茶置于用笋壳内衬、麻袋包裹的竹篮子里,用马帮运往大理下关。夏秋茶和粗老枝叶则用木甄蒸软,放入四方形的模具中,压成50斤重的茶砖,销往西藏。
 
只知道熟茶大师邹炳良,不知道永德也有一个普洱茶工艺大师?
 
更早之前,小勐统还出产一种称为“湾甸茶”的土产,景泰六年(1455)《云南图经志书》记载“与镇康间其孟通山所产细茶,名湾甸茶,谷雨前采者为佳”。除此之外,还有野性较强的“镇康大山茶”,也在明代有一定名气。
 
正如在今天的小勐统,上了年纪的老人对徐和贵的印象渐渐淡去,却能绘声绘色地向小辈讲述,先人如何在泥地里挖坑铺草,诱捕野象,又如何通过禁食让大象褪去野性,好让其锄草耕地。在这个彝族、布朗、佤族等22个民族聚居的茶叶之乡,茶文化的发展除了被华夏文明纳入视域之中的“细茶”之外,还有历史更加久远的百抖茶传统。
 
在杨新文小的时候,家里大人常说“早茶一盅,整天威风”。长辈每天早上围坐在火塘旁,先将一个巴掌大小小土罐加热,放入茶叶边烤边抖,茶香与火塘的热气融为一体,冲入开水,发出如春雷般咕噜咕噜的闷响,头水倒掉,第二道才开始饮用。
 
务农,偶尔聊一聊边境上的秘闻趣事。本来,杨新文余下的日子便会这样度过。
 
承包茶厂
 
1977年,命运之神前来敲门。
 
生产队抽调人手,要到德党的红茶初制所做茶工,杨新文意外中签。
 
从1977年到1979年,肯下功夫钻研的杨新文,在那些从凤庆、杭州学成归来的老师傅们的指导下,就学会了两件事:萎凋烘干。当时滇红市场紧俏,且是国家获取外汇的大宗。杨新文被安排到车间里给红茶进行干燥处理,老式烘干机烟火缭绕,尘埃弥漫,日日下班灰头土脸,杨新文硬是咬牙坚持了两年。
 
80年初,杨新文陆续与二哥、三哥承包了几年德党红茶初制所,每年几个“股东”轮着来做茶,没轮到的人换上胶鞋,戴上草帽,安心在家务农。
 
闲暇的时候,杨新文会自己用铁锅炒一点绿茶,泡在搪瓷缸里喝。当然,条件许可的情况下,杨新文会允许自己喝一点“小邦贵”,这种烘青绿茶模仿民族烤茶的方式,在最后的干燥工序上用竹篓盛满茶叶,放在无烟炭火上慢慢烘烤,是一代永德人的味觉回忆。
 
中间有几年,杨新文经人介绍,和两位哥哥到临沧镇康县的木厂乡欧木朗村,承包当地一个废弃了7年的老茶厂。土木结构的厂房,看似还能运转的器械,让杨新文动了心。正当杨新文交了每年2000块钱的承包费,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厂里24马力的飞龙柴油机炸了,“完全动不了”。
 
无奈,杨新文只好到外贸局借款,正巧外贸局的一个会计是杨新文的同乡,在这位“上寨老表”的极力担保下,杨新文从外贸局借到了1万块钱。但拿到这一万块钱的滋味并不好受,外贸局经理把钱扔给杨新文时,说:
 
“你们永德人都能把茶叶搞起来,我可不信。”
 
变革
 
从外贸局拿到钱,杨新文辗转联系到思茅有一台柴油机可以拉过来用。
 
30多年后,对普洱茶产业发展做出杰出贡献的他将在思茅,即今天的普洱市,与汤仁良、肖时英和邹炳良等8人在中国云南普洱茶国际博览交易会上大放异彩,接受政府表彰,获封“工艺大师”的称号。
 
但在30多年前,出名与否不是杨新文首要考虑的问题,在跟着马帮驮运第一批,共12驮红毛茶的路上,杨新文最担心的却是劫匪——路程中经过小落水,50年代初期这里曾有一次历时半年的剿匪战役,解放军抓到土匪100余人。
 
到了镇康,外贸局经理又发来责难,让杨新文把红毛茶全部驮到外贸局的广场上铺开,等他来视察。
 
每驮茶120斤,12驮茶在水泥地板上铺陈开来,日光照耀,焦糖香醉人。经理抓起一把,看到条索紧实油亮,急忙叫出几个还在初制所揉捻鲜叶的茶工,让他们“学学人家永德杨新文的工艺”。杨新文自此一战成名,以至于后来不少国营大厂点名要杨新文做的茶叶。
 
时间转眼进入90年,潮水改变了方向,国营时代的夕阳渐渐暗淡。从广东、湖南来的商人,更愿意把车停在县城的路口,悄悄装载各家各户做的红茶,而非直接到县茶厂购买。杨新文的红茶也开始受到更多人的追捧,他因此还结识了不少自广州芳村而来的茶商
 
一场剧变在中国的土地上上演,随着制度的松绑、瓦解、变革,普洱茶也在激荡的时代风云中,在经济、市场和人的智慧的角逐中,真正迎来了新生。
 
第一批熟茶
 
历史学家总困惑于:人类文明的诞生,是在多个地点同时发生的,还是同一个地点发生,在后期不断向外传播的。
 
同样的问题也可以用于普洱熟茶普洱熟茶的工艺究竟是有历史传承的?还是由当代某一个人发明的?或者是在多个地点同时发生的?
 
在杨新文这儿,三个问题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1997年,湖南商人唐业雄让杨新文试着“发一批熟茶试试水。”
 
实际上,在云南茶山晒青毛茶一直有“发发汗”的传统,但发酵程度远达不到熟茶的标准。
 
只知道熟茶大师邹炳良,不知道永德也有一个普洱茶工艺大师?
 
早在1979年,在张应祖副厂长等人建议下,永德茶厂开始酝酿试制熟茶。当时永德茶厂多是响应国家政策,为下关茶厂提供边销茶原料,调拨价偏低,利润空间小,大家寄希望于熟茶的诞生能够提高效益。但直到1985年,熟茶各项指标才完全达标,产品正式进入中高端市场。
 
一位县茶厂的老师傅告诉杨新文,熟茶最重要的就是水份,春茶洒水量是总重的30%,夏秋茶25%。杨新文追问如何翻堆,老师傅说了一个绝妙的比喻:“你在家怎么翻肥料,到了车间就怎么翻熟茶。”
 
老师傅原本以为杨新文只是小打小闹,在杨新文成功发酵熟茶几年后,老师傅还和杨新文要了几斤茶样“尝一尝”。不过后来两人的命运令人唏嘘:县茶厂工人陆续下岗,茶厂改制,又被人承包;进入千禧年后,杨新文家族的茶厂每年出厂的熟茶大量销往广东、台湾,占了永德的半壁江山。两人境遇的不同也映照着一个时代的缩影。
 
第一批熟茶几乎是轻而易举的成功了,4吨熟茶被拉到芳村,供不应求。
 
1997、1998年之交,是永德熟茶复兴的年份,先后有兰亭茶厂的翟国庭、三春茶厂的翟永美、高秀芝在永德茶厂下岗工人尹太花的指导下发酵熟茶成功。后来兰庭茶厂的“兰庭春”成为云南省著名商标,而翟永美、高秀芝也在2004年接手永德茶厂,创立“雄峰”牌商标。
 
凭借第一单在芳村的成功,杨新文也在1998年春天接了第二个大单。
 
失败
 
若是在今天,当杨新文2003年参观过勐海的熟茶厂,并于2019年前往东莞参加茶博会,见识了更多口感的熟茶,当然,特别是经历了98年第二批熟茶发酵失败之后,他可以回答这样一个问题:永德味和勐海味的区别是什么。
 
第二批熟茶杨新文特地选用了品质更好的春尾茶,并在春天即将结束之时开始发酵,订货的王老板不放心,长期在云县茶叶市场打拼的他,专门从安宁请来一个师傅给杨新文做指导。
 
安宁师傅按照勐海的那一套经验,把熟茶堆成“小山包一样高”。虽然和第一批平堆的方法不太一样,但杨新文想着发酵熟茶还是人家懂行,也就仍由他指挥。
 
没想到,半个月过去,当工人们翻堆时,“一股挠臭、酸腐的味道扑面而来,堆底下也不烫”,杨新文慌了神,抓起大哥大——订货的王老板为了方便联系,专门花800块钱给杨新文配的,跑到晾场上,抽出天线,问王老板怎么办。
 
“不着急,时间才过去一半,到时候发好给我寄样,你放心吧!”
 
52天过去了,感觉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熟茶终于分筛结束,杨新文用快递把样品寄给王老板,心里慌了神:这批茶汤色透亮,但酸味很重,几万块钱的成本,会不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没想到王老板回话,损失他自己会承担的,这让杨新文长舒一口气。
 
经过这一次的失败,杨新文总结出几个经验:将山包似的堆子改为平堆,一次翻堆熟一尺左右,翻三四次就能熟透;渥堆发酵因地制宜,该通风就通风;出堆是要平铺晾干,而不是勐海式的在让茶在堆子里干燥。以上三点,也是熟茶的永德味与勐海味最大的不同。
 
永德新文熟茶的前夜
 
广州人的一天,从早茶开始。一碟虾饺、一盘肠粉,再抿一口普洱熟茶冲泡功夫茶。而鲜有人知的是,市场上近三分之一的熟茶来自永德,而永德熟茶有三分之一,都是杨新文和家族几个小辈的茶厂发酵的。
 
三分之二的人生都和熟茶打交道的杨新文明白,永德熟茶的优势不仅在于品质和价格,更在于数量。在政府提出“好熟茶,永德造”的口号后,他有了更加宏伟的茶业构想:“要是滇西南茶叶市场上80%的茶都拉到永德发酵,那就相当不得了”。
 
但在98年的那个初夏,要发酵上百吨,上千吨的熟茶,杨新文想都不敢想。
 
第二批失败后,云县茶叶市场的王老板又陆续拉来品质不错的毛茶,准备发第三批熟茶。
 
一个奇妙的场景由此产生:百平米见方的车间里,由于场地有限,一边正发酵着红茶,果香四溢;一边平堆着熟茶,冒着丝丝白色的水汽。并且,如同探险者会在未知的新大陆插上国旗一样,熟茶堆上密密麻麻插满了体温计。专业温度计买不到,杨新文只好从卫生所买了人体体温计,把它们插进这块充满着神秘、诱惑,流淌着棠梨山的山泉水,并蛰伏着风险的“黑色土地”。
 
时间进入仲夏,在永德这个年均温17度,峡谷地貌纵横交错的县城,杨新文第一次感到7月份的聒噪,往常这个时间,永德人会到城南勐汞温泉泡个澡,或者直接跳到德党河里游个泳,杨新文无心于此。
 
1998年10月的一个黎明,天光尚未破晓,杨新文如同往常一样,四点就起了床,在食堂里随意烫了一碗面条,放上最喜欢的油辣子,几口下肚,便打开车间大门,温柔地走出良夜。
 
永德新文熟茶出堆的日子,到了。
 
(责任编辑:品茗在心)
------分隔线----------------------------
相关文章
相关热词:普洱茶工艺 云南普洱茶 茶产业发展 普洱熟茶 渥堆发酵 
热点排行
相关文章
最早的普洱茶工艺有多简单
最早的普洱茶工艺有多简单
普洱茶工艺及其后期醇化
普洱茶工艺及其后期醇化
普洱茶工艺的变革
普洱茶工艺的变革
普洱茶工艺两个极端与知识产权
普洱茶工艺两个极端与知识产权
独特的普洱茶工艺
独特的普洱茶工艺
对于喝茶人来说普洱茶工艺重要
对于喝茶人来说普洱茶工艺重要
普洱茶工艺中杀青和晒青的区别
普洱茶工艺中杀青和晒青的区别
普洱茶工艺可以无标准不能没有
普洱茶工艺可以无标准不能没有
普洱茶工艺发展历程
普洱茶工艺发展历程
蒸青团茶制法:普洱茶工艺的变
蒸青团茶制法:普洱茶工艺的变
普洱茶工艺上对口感浓郁度有什
普洱茶工艺上对口感浓郁度有什
如何辨别普洱茶工艺香与山头本
如何辨别普洱茶工艺香与山头本
栏目导航
支持单位:普洱市政府 - 昆明茶叶行业协会 - 云南普洱茶农联合社 联合主办
协助单位:昆明螺蛳湾国际茶文化城 - 《云南经济日报社》周三版 - 《中国茶叶市场》云南杂志社
葳盛茶叶 - 得荼茶业 - 顶尖普洱 - 活态普洱茶 - 茗山一号 - 老茶工普洱茶 - 燕南茶坊 - 国辉神农茶业前卫店
普洱茶官方网、立足茶山源头、聚茶山资源、惠天下茶友
本站法律顾问:云南中天律师事务所 夏举龙律师
联系QQ:514269183   滇ICP备14004217号-1

滇公网安备 530111020005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