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普洱茶 > 普洱茶新闻 > 普洱茶资讯 >

卢仝煮茶

时间:2018-05-30 10:50来源:网络 作者:玲儿浏览:
卢仝,约生于795,约卒于835年典籍里生死年月不详的卢仝,给人一份神秘感但他系初唐四杰之一卢照邻的嫡系子孙,则是确切无疑的。早年隐于少室山的卢仝,虽然博览经史、工诗精文,却不谋仕进,后迁居洛阳,家贫,虽破屋数间但图书满架。唐文宗大和九年(835),一场图谋
 
 
    卢仝,约生于795,约卒于835年——典籍里生死年月不详的卢仝,给人一份神秘感——但他系“初唐四杰”之一卢照邻的嫡系子孙,则是确切无疑的。早年隐于少室山的卢仝,虽然博览经史、工诗精文,却不谋仕进,后迁居洛阳,家贫,虽破屋数间但图书满架。唐文宗大和九年(835),一场图谋诛灭宦官的“甘露之变”以失败而告终时,留宿宰相王涯之家的卢仝同时遇难。据清乾隆年间萧应植等所撰《济源县志》载,河南济源县西北十二里武山头有“卢仝墓”,山上还有卢仝当年汲水烹的“玉川泉”。
 
  有这样一眼清冽的山泉相伴,也不枉他好茶成癖的短暂一生。
 
  曾著有《茶谱》的卢仝被世人尊为“茶仙”,我猜测,“茶仙”之名一定与那首著名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有关吧。在这首传唱千年而不衰的诗中,有关“七碗茶诗”的那几句读来让人有得道成仙的感觉。我不禁想问,好的文字如此,好的茶也如此么?这几句脍炙人口的诗,他是这样写的:“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这哪是在说茶的功效,简直像一个成仙得道之人的喃喃自语。这几句诗后来简记为《七碗茶歌》,且在日本广为传颂并演变为“喉吻润、破孤闷、搜枯肠、发轻汗、肌骨清、通仙灵、清风生”的日本茶道,不过,这已经是一个关于茶文化传播的话题了。
 
  纵观中国古代画史就会发现,与著有《茶经》的陆羽比肩而论的“茶仙”卢仝,是古代丹青世界里的一个标志性文化意象了。
 
  我见过的年代最久的“卢仝煮茶图”,是南宋画家刘松年的《卢仝烹茶图》。这是他《斗茶图》的姐妹篇。刘松年在画面上设有石、树,石是山石,嶙峭壁立;树是松槐,交错掩荫,卢仝拥书而坐于景色秀美的山水之间而非空间逼仄的茶馆里。明代都穆在《刘松年卢仝烹茶图跋》中对此略记如下:“玉川子嗜茶,见其所赋茶歌。松年图此,所谓破屋数间,一婢赤脚举扇向火,竹炉之汤未熟,而长须之奴复负大瓢出汲。玉川子方倚案而坐,侧耳松风,以俟七碗之入口。可谓善于画者矣。”
 
  侧耳松风,多么浪漫雅致的一个词,让人不禁对卢仝煮茶的那个遥远时代心向往之。
 
  宋元之际的钱选,亦画过卢仝煮茶。这位隐居不仕、且以善画隐逸之作而闻名的大画家,与刘松年有所不同的是,他让卢仝身着一袭白色长袍,神清气扬地席地而坐于一片山坡上,左手执诗书经卷,右手掌茶罐茶盏,一派崖穴高士——当然,这些并没有从根本上脱离刘松年笔下的卢仝——有所变化的是,刘松年笔下那个“复负大瓢出汲”的长须奴改为一旁站立的孟谏议所差送茶之人了,赤脚的女婢改为红衣蹲坐的老婢,同时,平缓的山坡上出现了宽叶芭蕉和瘦皱漏透的太湖石,它们让整个画面充盈着一份浓厚的隐逸之气。其实,画的点睛之笔还在于画中三人的眼神全部聚焦于茶炉,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视觉的焦点。整个画面构图简练,格调高古,把卢仝置于山野崖畔,体现了卢仝“恃才能深藏而不市”(韩愈语)的超逸襟怀。多年以后,1785年乾隆皇帝在这幅画的上半部分题了诗:“纱帽笼头却白衣,绿天消夏汗无挥。刘图牟仿事权置,孟赠卢烹韵庶几。卷易帧斯奚不可,诗传画亦岂为非。隐而狂者应无祸,何宿王涯自惹讥。”
 
  我总以为,此画是钱选对卢仝的一次遥遥致敬。
 
  再后来的明代人物画高手丁云鹏,在表现卢仝煮茶时,取意独特,别出心裁,与刘松年、钱选皆不同。他把卢仝煮茶的情景从辽阔的山水退回到一所小小的庭院。庭院小了,芭蕉却大了,大得让人惊艳,大得让人咋舌,而卢仝手执团扇,目视茶炉,而且,有一个身着黄衣的仆人提着水来了,另一赤脚的仆人双手捧果盘而来,一把青铜风炉正在烧煮水,,是单柄壶。如果说这些意象来自卢仝“柴门反关无俗客,纱帽笼头自煎吃”的诗句的话,那么,左右两侧的仆人则是取了诗人韩愈在《赠卢仝》一诗里“一奴长须不裹头,一婢赤脚老无齿”的诗意。想想,丁云鹏真是有心人,提笔动墨之前,肯定读了不少卢仝的诗以及有关卢仝的诗。
 
  《玉川煮茶图》,纸本,设色,纵137.3厘米,横64.4厘米。此图系丁氏万历四十年(1612)在虎丘为陈眉公而作。清代曹寅还给此画题诗曰:“风流玉川子,磊落月蚀诗。想见煮茶处,颀然麾扇时。风泉逐俯仰,蕉竹映参差。兴致黄农上,僮奴若个知。”
 
  陈洪绶笔下的《玉川子小像》,一主一仆,造型高古,衣衫圆润,真有点卢仝诗歌里“习习生风”的感觉。
 
  在搜阅有关卢仝煮茶的古代画作时,我曾想,一生信佛亦爱茶的“扬州八怪”之一金农,应该也会画画卢仝的。果然,不出所料,晚年的金农真画过卢仝煮茶。他给画作直呼其名《玉川先生煎茶图》,在题款中坦言:“宋人摹本也”。然而,金农虽摹宋人之本,却独出新意,匠心独运,既让卢仝安坐于一片池塘边的芭蕉林下,又给他一把用以扇火的芭蕉扇。我还注意到,那个汲水的老婢用的杓子,手柄长得令人惊讶,透出一股老顽童的可爱来。宋代的画册里,鲜有芭蕉出现,而金农既摹宋人,又委以芭蕉,足见金农不仅既能摹宋人之题材又能脱胎而出的过人之处。当然,这只是我一个美术爱好者的揣测,不一定在理,算是胡说了。
 
  那么,请允许我继续妄自菲薄地胡说吧:
 
  这一张张古画中煮茶的卢仝,或怡情山水,或畅饮庭院,或芭蕉掩面,或长袍飘飘,其实都是作画人心底里气象万千的白日梦,这白日梦是失意后的隐逸,是喧嚣后的散淡,甚至是决计抽身俗世远离人间纷扰的一种欲罢不能。
 
(责任编辑:润生)
------分隔线----------------------------
相关文章
相关热词:茶文化 功效 好茶 茶道 茶罐 匠心 煮茶 茶经 茶谱 茶馆 
热点排行
相关文章
借一盏时光煮茶兑入清风一两
借一盏时光煮茶兑入清风一两
煮茶讲究三沸
煮茶讲究三沸
茶文化之“煮茶”正解
茶文化之“煮茶”正解
煮茶法
煮茶法
拈花何须定佛手 煮茶无心方入
拈花何须定佛手 煮茶无心方入
煮茶听琴 平淡为真
煮茶听琴 平淡为真
2016中华茶界领袖峰会 各界翘
2016中华茶界领袖峰会 各界翘
于山水间 松坭煮茶
于山水间 松坭煮茶
煮茶三宜
煮茶三宜
煮茶利器—铁壶
煮茶利器—铁壶
闲是闲非休要管 渴饮清泉闷煮
闲是闲非休要管 渴饮清泉闷煮
煮茶听琴平淡为真
煮茶听琴平淡为真
栏目导航
支持单位:普洱市政府 - 昆明茶叶行业协会 - 云南普洱茶农联合社 联合主办
协助单位:昆明螺蛳湾国际茶文化城 - 《云南经济日报社》周三版 - 《中国茶叶市场》云南杂志社
葳盛茶叶 - 得荼茶业 - 顶尖普洱 - 活态普洱茶 - 茗山一号 - 老茶工普洱茶 - 燕南茶坊 - 国辉神农茶业前卫店
普洱茶官方网、立足茶山源头、聚茶山资源、惠天下茶友
本站法律顾问:云南中天律师事务所 夏举龙律师
联系QQ:514269183   滇ICP备14004217号-1

滇公网安备 530111020005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