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普洱茶 > 普洱茶新闻 > 普洱茶资讯 >

茶商郑鉴源的传奇故事

时间:2018-07-05 10:43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浏览:
我家在婺源秋口镇沙城李村。记得很小的时候,村里老人经常提起一个名字:郑鉴源,并伴随有各种各样的传说。我爷爷十五六岁就跟着他斟茶倒水,所以很多事都是爷爷跟我说的。 首先还是说一下郑鉴源的祖上是如何发迹的吧。 郑鉴源的爷爷以前是一帐房先生,在秋口渔潭帮一茶
 
   我家在婺源秋口镇沙城李村。记得很小的时候,村里老人经常提起一个名字:“郑鉴源”,并伴随有各种各样的传说。我爷爷十五六岁就跟着他斟倒水,所以很多事都是爷爷跟我说的。
 
  首先还是说一下郑鉴源的祖上是如何发迹的吧。
 
  郑鉴源的爷爷以前是一帐房先生,在秋口渔潭帮一茶商干活。当时他看到外贸茶叶赚钱,于是自己单干,但盈利不多。有一次,他接到一笔大单,于是借钱从老家弄了一批茶叶去上海。
 
  可到上海后,由于长途运输加上保管不善,茶叶返潮。最主要的原因是当时是水路运输,茶叶进水了。当时英国商人不要他的茶,并且要罚他的钱。这下倒霉了。古话说货到地头死,这个时候真是寻个把茶叶烘干的地方都没有。再想想欠家乡人一大笔钱,他当时真想一下子跳到黄浦江里一了百了。
 
  正值阴历四月,上海的天气还是有点凉,同村去的八个伙计由于天冷,缩成一团在茶箱下睡觉。但此刻茶商郑是心绪烦躁,在码头边踱来踱去。尿急,在码头边解手,突然背后传来奇怪的声音:“onetwothreefour……”,当时茶商郑还以为遇到打劫的,连连摇头,口中说“我没钱我没钱”,连头都不敢回。后来当听到“eight”时,还以为是要他的头,赶紧点头,因为当时那洋人报到此数字时声音已是很大很气愤。
 
  茶商郑后来回忆说,他当时心中那个怕真是说不出来。心想钱没赚到命还是要的,可不能把命丢在上海。后来他听到后面没什么反应了,回头一看,看到两个外国人和八个伙计站在身后。他当时很气愤,当场骂人:“你们这些变不全的,外国人站在我身后也不跟我说句,骗我认为是打劫的,差点把我急死!”
 
  再说这两个外国人,一个做摩洛哥一个做英国茶叶生意。当时由于采购不到茶叶而心急,于是报出高价八英镑一公斤茶叶,而当时茶商郑的茶叶合同价才不到六英镑,于是皆大欢喜。郑家开始有了第一桶金。茶商郑后来说,真是这堆小便救了他。实不相瞒,如果正经谈,亏本他都愿意卖。
 
  经过此事以后,茶商郑觉得在上海发展很有前途。于是扎根上海。他生有一子叫郑焕章。郑焕章生有两子,郑德源、郑鉴源。
 
  好了,现在我要说的是郑鉴源如何把婺源茶叶推向上海,推向全国,推向全球的吧。
 
  当时的实际情况是婺源绿茶全世界卖,就是没有一个叫得响的品牌。同时以中低档茶为主。而且婺源的茶名声并不是很好,质量参差不齐,为什么呢?比方说,有人为了茶叶绿好看,就在初制茶时加了些稻草灰;为了茶叶线条紧,加了白糖,从而影响名声。
 
  二十多岁的郑鉴源踌躇满志,他对自己提出了几点要求:第一,一定要有自己叫得响的品牌,没有自己的品牌,就只能给别人做嫁妆;第二:一定要拿下上海市场,拿下了上海市场就等于拿下全国市场;第三:一定要走高端化道路。做低端市场永远没有前途。于是一场弘扬婺源绿茶的战役打响了。
 
  1922年他在上海宁波路和南京路创办了今后扬名世界的上海百年老字号:鸿怡泰润记茶号;有了自己的品牌:双狮地球牌。在鼎盛时期,员工达到四千多人,绝大部分都是婺源人。光在上海的员工就有二千多人。当时的上海人以喝双狮地球牌茶叶为荣,就是现在的上海老一辈人还是对上海自鸣钟的鸿怡泰茶庄印象深刻。
 
  由于郑鉴源一心要占领上海茶叶市场,所以他的茶叶价优质优。很快就占领了上海的大部分市场。但毫无疑问,此举已侵犯了很多茶商的利益,所以很多茶商开始反扑了。
 
  有一天早上,我爷爷在客厅里打扫卫生,一个经理急冲冲地跑过来说:“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老板醒了没?”我爷说:“什么事如此惊慌?”那经理说:“你说奇不奇怪。那个存放毛茶的仓库锁得好好的,今朝伙计拿去加工,那茶都水一滴”。说话间,郑鉴源出来了,了解了一下情况,说了一句:“你带我过去看看。”
 
  检查下来淋了水的有五十担左右。这个仓库放的都是好茶,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精加工时烘烘干就是,然后掺到低档茶里去。但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有很多记者冲进厂采访。显然是遭人陷害了。郑鉴源脸色很难看,说了一句,“这茶不要放进仓库了,先放在外面”。临走时跟经理说,“你带记者去仓库,让他们看看。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们的茶全部淋水了呢。”
 
  回去后,郑鉴源马上召开会议。毫无疑问,此茶再加工是不可能了,那是授人以柄,定要公开处理。
 
  第二天,上海报纸刊登了此事。报纸上说是近百担,显然有误。
 
  郑鉴源说:“你们把茶叶拿到鸿怡泰茶庄去。千万不要放在茶厂烘干。你们当着顾客的面把茶烘干。”然后他和报社交涉。
 
  写到这里,很多人不了解事情的严重性。当时的茶叶由于运输包装等原因,茶叶湿了是很正常的事。一般是重新加工一下掺入到别的茶叶里去,这是当时行业潜规则。之所以说潜,是因为此事只能做不能说,客户问起也不能承认。就象我们现在一样,一定要说我们的产品纯天然,经过十八道检验,六十道工序,绝对对消费者负责之类的神仙话。如果谁承认了,或被人家暴露了,那你在这个行业就难混了。很显然,这一次是同行要整他。
 
  第二天一早,鸿怡泰茶庄门口排起了很长的队伍,附近的行人也闻到了那诱人的茶香。因为此时伙计们在门口搭起了十几台烘锅,用手工烘茶呢。墙上贴着告示,大意是:由于本厂员工疏忽,造成茶叶淋水,本着对消费者和市民负责的精神,本公司决定把此批茶叶烘干做成茶枕,免费送给市民。
 
  注意是茶枕,就是把茶叶烘干装进小布袋做成枕头。人们争相疯抢,然后回家品尝,觉得这么好的茶叶公司都不掺着卖,而是做成茶枕送给市民,这茶叶质量,这职业道德,这企业社会责任真是没话说。此事一直延续三天,报纸不断刊登。之后一传十,十传百,口口相传,鸿怡泰茶名声大振,在很短的时间内占领了上海高端茶市场。
 
  随后郑鉴源召开公司会议,查出内鬼。是一外地员工受别人指使干的,郑当时就说了句,从现在开始,本公司员工一律用婺源人,如果婺源员工对不起本公司,那么此人在上海无法立足,在婺源他也无法做人。同时告诫公司管理人员,遇事少惊慌,要尽量化危为机。
 
  上海市场拿下后,国内市场也做得风生水起。但国外市场不温不火。于是郑鉴源决定去美国费城世博会参展,那年是1936年。
 
  到了美国,展位是中心位置,场面也很大,就是参观的人少,下订购单的更是几乎没有。怎么回事?郑鉴源跑到其他展商那里看了一下,才发现问题!原来是茶叶外包装太土了,就连印度、斯里兰卡这样的国家他们的包装也很漂亮。中国有句古话: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就是说要重内轻外。但人家外国人对此不感冒,怎么办?难道花了这么大价钱来美国就一无所获、空手而归?
 
  有人说,赶快去做包装盒呀。但那时没有电脑可以下载,而且展会时间很短不允许。怎么办?郑鉴源突然灵机一动:有办法了!真是世上没有做不好的事,只有做不好事的人。
 
  郑鉴源对我爷爷说:“跟翻译一起到街上去买个电风扇来。”买来以后拆了一个木茶箱,稍微改造了一下茶箱和电风扇,然后我爷爷手工在那里摇呀摇。翻译在那里用英文说:“来,这里搞活动,免费抽奖。”
 
  那些外国商人看到动静这么大,都跑过来凑热闹。一时间,抽奖的抽奖,看茶的看茶,看热闹的看热闹,一下子展位前人头攒动。
 
  因为茶叶在那里摇,地上都是,茶香飘出来,加上奖品是一包双狮地球牌茶叶,很多客商就当场泡着喝。喝完后就是“good”“good”的说个不停,在一片“good”声中,订单象雪片一样飞来。双狮地球牌茶叶也捧回了1936年费城世博会茶叶甲等大奖。
 
  经过此事以后,郑鉴源认为茶叶要想名流享用,外包装相当重要。于是请行家设计。那个茶叶罐我见过,造型现代,色彩柔和,文化气息浓厚。上书一对联:风生两腋,香满一瓯。并写有地址,大自鸣钟,就是现在的西康路长寿路,并印有鸿怡泰茶庄字样。
 
  新包装一推出,罐装茶放入店铺的第一天,便被抢售一空,市场反响火热。渐渐的,通过不断推陈出新,鸿怡泰最终坐上沪上茶叶行老大的交椅。
 
(责任编辑:润生)
------分隔线----------------------------
相关文章
相关热词:茶叶市场 茶叶罐 好茶 茶叶 茶厂 茶商 茶香 烘干 绿茶 
热点排行
相关文章
北京福鼎白茶商会挂牌成立
北京福鼎白茶商会挂牌成立
中华茶商相约温润保山
中华茶商相约温润保山
茶商相约保山助推茶产业转型
茶商相约保山助推茶产业转型
40多家茶商入驻温州文化商品市
40多家茶商入驻温州文化商品市
“中华茶商保山行”在保山市启
“中华茶商保山行”在保山市启
马来西亚茶商首次大规模参加中
马来西亚茶商首次大规模参加中
“生存”与”死亡“之间的普洱
“生存”与”死亡“之间的普洱
茶商做了哪些偏离价值的事
茶商做了哪些偏离价值的事
临海一茶商将“喜烟”改“喜茶
临海一茶商将“喜烟”改“喜茶
“茶商中国”助力约跑人生首个
“茶商中国”助力约跑人生首个
一个健康的普洱茶市场应该是一
一个健康的普洱茶市场应该是一
崛起在古纯神话里的草根茶商
崛起在古纯神话里的草根茶商
栏目导航
支持单位:普洱市政府 - 昆明茶叶行业协会 - 云南普洱茶农联合社 联合主办
协助单位:昆明螺蛳湾国际茶文化城 - 《云南经济日报社》周三版 - 《中国茶叶市场》云南杂志社
葳盛茶叶 - 得荼茶业 - 顶尖普洱 - 活态普洱茶 - 茗山一号 - 老茶工普洱茶 - 燕南茶坊 - 国辉神农茶业前卫店
中国普洱网、立足茶山源头、聚茶山资源、惠天下茶友
本站法律顾问:云南中天律师事务所 夏举龙律师
联系QQ:514269183   滇ICP备14004217号-1

滇公网安备 53011102000534号